电商平台让他惨赔500万元后他靠咖啡店捲土重来

2020-07-25  阅读 327 次

电商平台让他惨赔500万元后他靠咖啡店捲土重来在电商咖啡店里购物,可加价购咖啡。

下午茶时间,不少上班族鱼贯涌入台北市八德路上的「电商咖啡」,等待咖啡製作时,不禁被一旁琳瑯满目的商品墙吸引。总共分隔成40格柜位的商品墙面,每格尺寸约为微波炉大小,最多可容纳40个品牌,贩售美妆、保养品和生活小物,几乎都可试用,多数甚至还推加价购咖啡做促销,这是老闆刘运哲大胆尝试的创新咖啡店。

「我天生喜欢思考别人没看到的东西,会想为什幺不能改变?不喜欢做人家做过的事情。」34岁的刘运哲留着落腮鬍,乍看与港星刘青云有几分相似,他曾在唱片公司写歌,却苦无出头机会,朋友引荐下,踏入打通路的领域。

刘运哲一开始创业不被看好,如今单店月营收可到60到90万。

当时刘运哲的朋友有一批澳洲保养品,请他帮忙卖,他找上通路「SaSa莎莎美妆」,「那时候我虽然没有经验,但我观察到他们架上没有类似的产品,以这个做切入点,告诉他们产品的优势,就成功进驻。」

后来他到泛美医美工作,将诊所自行研发的保养品,成功打进微风百货、信义诚品和新光三越等百货公司,「我坚持让护士当柜姐,準确介绍产品,甚至推荐客人到诊所做导入、护肤。」也带动诊所业绩成长2成。

但刘运哲始终想创业,3年前他经营网路商城,自己做通路,没想到却惨跌一跤。「做1年半都没有赚钱,网路毛利太低,人力成本太高,写程式、企划、业务等人事就佔55%,而且前3年电商很竞争,一个商品400元的话,扣掉信用卡、手续费,我们大概只拿8%吧!才赚30几块,要卖多少才能请得起薪水3万的员工?」当时刘运哲惨赔500多万元,「遇到失败我不觉得挫折,反而觉得找到方向。」

电商墙分隔出40格柜位,2个月换一次商品。

他思考,与其花100万元宣传行销,还不一定有百万流量,不如把这笔钱拿去开咖啡店,也许每天都有新客人。「因为台湾人吃东西,喜欢有座位、有服务,要同时符合生活、休闲、洽公、聚会的需求,咖啡厅是首选。」

找来有咖啡店背景的股东合作,但刘运哲的经营模式一开始却不被看好,「咖啡产业很难认同为什幺我们同时要卖化妆品?他质疑会有量吗?有营收吗?当时他没办法接受,后来我先做了7坪的示範店。」

开了只供外带的示範店,刘运哲发现,搭配咖啡加价49元,购买面膜或护脣膏,确实有市场,后来店面租约到期,他决定在八德路上开更大的店面。「喝咖啡我学到一个哲学,把场子做大。」

电商咖啡结合咖啡店与购物,创新咖啡店与电商形态。电商咖啡会与厂商活做促销,搭配蛋糕、咖啡与商品推出保湿套餐,推出1个月已卖出100多组。(389元/套)

他观察到,西雅图咖啡和星巴克单价都破百,但因为环境、氛围吸引人,人潮不退。对此,刘运哲很肯定地说:「做生意永远都逃不过服务这两个字,电商业者要让消费者有忠诚度,我们要先服务他们,而不是一直叫客人来网路买东西。」

2015年底,他和2位股东投资500万元,筹备1年半,招商美妆、保养和生活小物等50多个品牌,上架费用约1万到1万8千元,开设「电商咖啡」,是购物网站平台,也是咖啡店,突破传统电商的形式。「第一,我开放实体试用,客人可试用后再决定是否现场购买,或网路购买。第二,客人只要买咖啡,就可加入会员,网路购物终身享9折优惠。」

也许刘运哲的商品价格和其他通路一样,但他结合咖啡优惠,「例如加39元就有一杯咖啡,因为我们其中一个股东开咖啡店,也自己烘豆,我们用自己的咖啡帮商品做促销,希望建立顾客忠诚度。」

至于招商到的品牌,他会依档期,轮流放置在40格柜位出售,另向品牌收取2000元行销费用,被刘运哲称为「电商墙」。「这块墙未来我们也会开放授权给不同的咖啡店,也开放加盟,加盟金约300万元,可以把流量导入网站,对我们来说,任务不是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是希望帮招商到的品牌扩展更多触角,这才叫通路。」

电商墙中贩售的商品,几乎都可试用。

除此之外,刘运哲也将厂商赠品,做巧妙运用,给客人惊喜。他说,通常店员都在结帐时给试用品,客人拿到也没有太大感觉,但针对点套餐的客人,他会在上菜时,将护唇膏等赠品放在托盘里,客人一看就感到惊喜,还会打卡拍照,就是行销。

开店至今1年多,刘运哲已用加盟、合资方式扩展4家店,平均每店月营收可到60到90万元,3个月前更重启电商平台,目前已累积4万名会员,他很有自信地说,「别人说会赚钱的,我反而不做,因为那代表大家都可以,人家不看好的,我偏要做,不要害怕改变,我这人就是不怕失败。」

电商咖啡地址:台北市松山区八德路三段189号电话:02-7742-225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