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光掠影(5)‧尼泊尔人扎根茨厂街‧随宝石梦灭梦起

2020-08-02  阅读 943 次

茨光掠影(5)‧尼泊尔人扎根茨厂街‧随宝石梦灭梦起莫哈默阿利和拉比就像许许多多的尼泊尔同胞般,怀着一颗万千期盼的心,收拾起简单的包袱,直奔数千公里之外的淘金天堂马来西亚;带着该国出产的宝石,带着展翅高飞衣锦还乡的美梦,他们在喧闹的茨厂街找到落脚处,以为这里遍地黄金,能捞到生平的第一桶金。然而,才没多久,梦想就动摇了,理想中的国度并没有想像中美好,虽然饿不死,但山珍海味也没有嚐上半口。梦想没碎,他们坚持着。只不过,看着滞销的宝石,哭也不是笑也不得,只能期盼明天,会更好。踏足茨厂街尼泊尔宝石专卖店的一刻,摄记认真的叮嘱:“他们很难搞,不肯拍照,还会打人,你要小心。”原来,话说有一次茨厂街发生市政局取缔小贩行动,某报章摄记捉起相机嚓嚓嚓按下快门,但可能地点恰好是在尼泊尔宝石小贩的档位,因此与该档位的小贩起了争执,险些闹成流血的不愉快事件。而尼泊尔小贩“都不是好惹”的印象,就收录在摄记大哥的脑袋中。我猜,“流浪”海外者,无论是哪一国人,都有保护自己的基本本能,而逞兇,不外是他们极力想不表现出自己懦弱的方式而已。套一副兇悍的表情,要你知道老子可不是好惹的。哼!由防备到侃侃而谈无论如何,秉着一颗尊重的心,我敲开莫哈默阿利和拉比的心门。但访问的开始并不很顺利,甫步入店门,里头经营宝石生意的十余名尼泊尔大哥就以戒备、警惕且不友善的眼神望向我们这些“外人”(我、摄记和一位朋友),看穿我们根本就不是来光顾的,找碴就有份。“你们是谁?要做甚幺?”身为“群龙之首”的莫哈默阿利代表发问。“我们是记者,想採访茨厂街,想写一写你们的故事。”记者表明来意。“没甚幺好写。而且我们语言不通,要谈甚幺?”莫哈默阿利无情回答。见对方无拒绝之意,我老实不客气拉了张椅子就坐下,回话道:“没有甚幺,只是谈几句而已,简单的语言也无阻沟通。”或许见我已经坐下,一副赖死也不走的模样,莫哈默阿利只能摊开双手说:“你问吧。”无奈表情写满脸上。我只当着看不到。简短访问半个小时中,我先和莫哈默阿利客套了两句,过后从商品谈到家乡尼泊尔,再聊到在茨厂街生活;这短短半小时内,许多同一间店的其他档主都过来好奇的望向我们,或者走过来“见证”访採过程,不过令人愉快的是,原本警惕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温和起来。虽然双方语言不很通,但对方却有问有答,过程愉快。无论如何,或许我还是“外人”的关係,始终觉得莫哈默阿利和拉比的谈话并不真实,仍隐埋了许多真相。身在异乡,逢人不说老实话,或许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莫哈默阿利娶两妻莫哈默阿利今年60岁,40年前就来大马经营宝石生意,但都是“居”无定所,以跑码头性质为主,直到4、5年前,他才移师茨厂街;档口虽小,但货品琳瑯满目,令人目不暇给,从小件饰物如戒指、链坠到大件饰品如珊瑚项鍊、巨型宝石摆设品等等应有尽有,价格从十余零吉至数百零吉不等。“我在这里4、5年,一直都在卖宝石。吃在茨厂街、住在茨厂街,迟点就要变成茨厂街子民了。”莫哈默阿利的档口是店内风水最好的一个,甫进门就可看到它座落在右手处,最抢眼也最顺手。“位置当然好,可租金也比别人高,一天租金大约20令吉,比较里面一点的租金就便宜,15令吉也可以租到。”他补充。问他生意如何,他耸耸肩说还好,但以前生意更多,近来茨厂街游客少了,生意也较难做。莫哈默阿利的马来文讲得不错,“是啊,我在这里很久了,当然会讲马来话。”除了会讲马来话,他原来还在这里娶了一位妻子,无奈他不愿意告诉我们,他的妻子是甚幺人。莫哈默阿利也有够花心的,只因他在尼泊尔还有一个正娶太太,在尼泊尔带着3名孩子等着丈夫归来,“我也经常想念他们,但一个人在这里实在寂寞,所以找了伴。”莫哈默阿利每3、4年会飞回去尼泊尔一次,回来时顺便把货也一起给带过来。莫哈默阿利所讲的话到底有多少可以相信?我不敢乱下定论,包括他所称的有两名妻子、每3、4年回去一次等等。你想进一步了解莫哈默阿利吗?自己来茨厂街找他问个明白吧。拉比来马体验新世界拉比是20岁的尼泊尔宝石档档主,他自称是莫哈默阿利的亲戚,叫后者为叔叔。拉比说得一口称不上流利但却可以沟通的英语。“是叔叔带我来茨厂街的。我的家族在尼泊尔世世代代从事宝石业,所卖的宝石来自尼泊尔、泰国、缅甸和中国等等,总之是满杂的,甚幺地方都有。”我打趣问他的货是不是都是假货,拉比一听马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连忙澄清说不。“我们卖的不是假货,但说实话它们都不是顶级货。顶级货我们也不卖啦,价格这幺高在茨厂街哪里有买主?”在尼泊尔,拉比每个月收入大约是马币200令吉,而在茨厂街摆档每个月可以赚取500至700令吉,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无论如何,他笑称在这里吃自己住自己,单单房租就已经100令吉,扣除了日常开销,其实所剩无几。问他生意可好,他也只是略带过说近来生意难做,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总比留在尼泊尔好,至少,在这里他可以融入七彩缤纷的花花世界,体验尼泊尔以外的新世界。希望赚大钱衣锦还乡和其他尼泊尔同胞比较起来,自立档口经营宝石生意的这一批茨厂街尼泊尔小贩算是比较有勇气的一群,他们不像在工厂当劳工或者在咖啡店端茶的同胞那样,图一份固定收入而已,反之,他们希望赚大钱,捞一桶金,光宗耀祖回家去。“我们不像他们,可能是因为我们在家乡已经是经营这一门生意了,所以才敢大着胆子,到茨厂街批卖宝石。”尼泊尔宝石铺在茨厂街就有3间,每一间约有十余个档口,算一算总共就有三十余四十档,他们守望相助,安分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当有顾客到来,谁也不抢谁的客,就随顾客的意愿,看他跟哪一档比较有缘就光顾哪一档。或许就是这种天生的和睦特性,让他们多年来即使在同一屋檐下经营同一性质的事业,迄今依然相安无事。採访手记:宝石生意做出名堂依稀记得,几年前第一次到茨厂街时,深藏在市集里面毫不起眼店面里的尼泊尔宝石店只有一间,而且是只租下半边店面,数一数,档口也只有大约7、8档,大家在昏暗的灯光下与顾客进行交易。没想到才不过几年,半间店面即已拓展成3间店面,每一间店内摆出十余个小档位,总数高达30余档,真是生意越做越大了。这次再访,发现原本昏暗的灯光早已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光洁明亮的大灯,整间店面也"豁然开朗"起来,进来选购也比较放心了。不知不觉,尼泊尔小贩在茨厂街经营宝石生意也已有好几年光景,他们的宝石生意不仅越做越有规模,而且也在茨厂街闯出自己的名气,今天几乎已成为茨厂街的地标之一。虽飘流异地,艰苦营生,但看着他们能有今天的成就,"苦尽甘来"或许就是这幺一回事吧!/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3.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