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光掠影(6)‧江夏笑口枣‧一门手艺养活四代人

2020-08-02  阅读 652 次

茨光掠影(6)‧江夏笑口枣‧一门手艺养活四代人70仙一件的马脚、沙翁、夹种或咸煎饼;60仙一件的白糖糕;1令吉一块的笑口枣……到底要卖多少块,才能维持一家大小的生计?叫我来算,对不起,我计算不来。对数目白痴如我来说,这根本就是挖破头也想不出的答案。况且,也根本不大可能吧。但实际上,如果你以为这区区一元几角的街边小吃根本不可能养活一家大小时,对不起,那你又是大错特错了。座落在思士街大众书局斜对面,拥有56年历史的江夏笑口枣不单止养活了一代人,甚至还养活了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江夏笑口枣见证了茨厂街的起起落落风风雨雨,然而,当外头的风雨一停息,吃一块降了火气的油炸鬼,还是感觉内心暖暖的。到访江夏笑口枣这一天,很幸运的江夏一家人都在忙着,虽然才刚刚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季候雨,档口外湿嗒嗒的,但这小小档口却充满欢笑,一家三代,包括第二代的江夏与杨爱媚夫妻、第三代的江永强和第四代江浩民,都在热情的招待顾客,让人不禁也感染上他们的幸福摩天轮。“江夏笑口枣”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当第一次听到杨爱媚如此这般告诉我时,我还真的吓了一大跳。一个档口,一件才60仙、70仙的油炸鬼、马脚,最贵才只不过5令吉,而且还是大包装的萨奇马,怎幺可能养活一家人?“真的可以,我没骗你。一个档口的确可以养活一家人。”杨爱媚补充。原来这一家人的生活要求朴实简单,开销也一切从简,“小孩子读书都是读政府学校,不必花这幺多钱,我还好有家婆帮助看顾小孩,因此还是可以出来帮忙丈夫,就这样天天做日日捱,路就是这样走出来啦。”全家上下默契佳华人有一个传统美德,就是把“勤”字写在心上,在这个小小档口里,我看见一家四口不分辈份的,看见有工就做,见有顾客就忙招待,你不推我我也不喊你,人人都会自动自发的站起身,张开喉咙:“请问客人要甚幺?”我不晓得几角钱几块钱的街边零嘴每天要炸多少件才能支付一家人的开销?如果不把“勤”字放在心上,又怎能达到这样的“成就”?没错,我就觉得它是一种成就。虽然这并不是甚幺跨国大企业。“他们都很帮得手。”江夏和杨爱媚笑说。说罢,一双慈爱的眼光缓缓的望向江永强和江浩民两人身上。原来,江家每一份子都懂得炸油炸鬼,这是江家定下的不成文条规,“当然要学会啦,否则万一家里有人生病了,谁来顶他们的位?”江家的大儿子也是从事炸油炸鬼生意,他的档口就设在繁忙的Kota Raya附近,与茨厂街不过隔那一条街。江夏笑口枣的创办人是江夏的父亲江旺,老人家从中国飘洋过海来到马来亚,当初在茨厂街帮助同乡经营大炒生意,惟生意惨淡,只得转行自立门户,在这里做起油炸鬼生意。江夏在6、7岁时就开始协助父亲炸油炸鬼,长得聪明伶俐的他,对这门眼见功夫一学就上手了;从当初的油炸鬼到后来的萨奇马●其麻、笑口枣、沙翁、夹种、咸煎饼等等,种类越炸越多,而且也因为功夫到家,价钱公道,光顾的顾客也日益增多,而今提到茨厂街笑口枣,识途者就懂得摸上门,外人也会慕名而来。儿子江永强从小也在档口帮忙,学着学着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至于9岁的浩民现在虽然只有在假日才来帮手,但在耳濡目染之下,已经懂得如何招待顾客和计算价钱,称得上是小小得力助手。品嚐着江夏笑口枣的顾客,吃的除了是实惠的各类零嘴,但却进一步让我感受到,他们嚐进肚子里的,还包含了亲情的美味。看天吃饭小档口看天行事,天晴笑天阴愁!江夏笑口枣虽然独立自主,不受股票行情或经济萧条所影响,外面即使涌起再大的经济风暴也不担心,毕竟这只是零嘴嘛,几角钱的东西小市民照样吃得起,然而,最叫江夏笑口枣担心的,就是天不作美,下起滂沱大雨来。杨爱媚说,这档小生意是看天行事,也就是看天气来断定在这一天到底可以卖多少,“如果天不作美我们就不炸这幺多啦,否则卖不出怎幺办?”此外,最令江夏担心的,就是天气差会影响麵粉发酵,如此一来炸出来的蛋散软绵绵的,同时各类零嘴在雨天也容易变冷,口感和味觉就差多了,因天气而影响了零嘴的品质,是江夏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娘笑年迎生意斯文老闆娘摇身一变成为江夏笑口枣生招牌,笑口迎人生意来!江夏笑枣老闆娘杨爱媚以前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女,当年从事裁缝业的她只会做针织等幼细工作,但自从嫁给江夏之后,就不得不陪着夫婿天天炸油炸鬼。当然,生活还是快乐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油炸的工作,30年来虽然谈不上辛苦,但痛苦的经历满多。”原来“姐”手“姐”脚的她,刚刚开始在档口帮忙时,不是被油烫伤手就是切麵粉团时不小心切到手,没有一刻能逃脱危险;然而,熟能生巧,当工作渐渐上手之后,一切困难也都迎刃而解,现在的她可说是江夏笑口枣的得力助手,是大将之一。听到我称讚她为大将,杨爱媚忍不住开口说这太夸张了。她认为吃这一行饭的人最重要是懂得笑脸对待顾客,而顾客永远是对的这一句话,是毕生要记住的格言。50年见尽"怪客"笑口枣看尽世间情,再挑剔的顾客也见怪不怪!一件才几角钱的笑口枣也有人会嫌贵,这句话你相信吗?但的确,这是江夏笑口枣经常遇到的“怪”事。“才卖几角钱的东西竟然有顾客会说贵,真是叫我们哭笑不得。麵粉现在已经起价了,每包贵约22令吉,但我们却一分钱也没有调整过。为甚幺?因为都是老顾客啊,而且市道行情也不是那幺好,我们也要‘钖’住顾客的荷包呀。”此外,刚刚新鲜出炉的各类零嘴也有顾客会批评说不美,即使咬下去听到“爽爽”声还硬嘴说不脆……遇到这一类顾客,江夏笑口枣也只能摇摇头,说不出反驳之词。笑口枣,不就是要带给自己也带给别人笑口常开的喜悦感觉吗?如果因为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也拿来烦,唉,就称不上是经得起50年考验的笑口枣啦。採访手记:七十二家房客思士街是美食的集中地,也是现在吉隆坡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它的最大特色,除了吃,就是现今已慢慢消失的“七十二家房客”。抬头望上,很容易即被街上战后的典型英式建筑物所吸引。三层楼的建筑,在每间两扇长方形木窗及围栏衬託下,非常显眼,但由于年久失修,屋内人搬的搬迁的迁,许多已残破不堪,非常可惜。走到后巷,还可见到老婆婆在捡纸皮、阿公穿着背心躺在懒人椅上纳凉,他们或许就是仅存七十二房客的居民吧!七十二家房客的居住形式在马来西亚已属罕见,如果说将之列入"文化遗产",其实也不为过,实在也因为这样的居住形式象徵了早期华人被卖猪仔来到南洋后,艰苦与生活拼搏的现实写照,是今天居住在砖屋、厨房客厅睡房隔间分明空间的现代人所难以想像的。七十二家房客,就是一排店屋内隔成好几户,大家共用一条走廊、自来水、厨房及厕所等等,由于空间有限,而房东又希望收更多的房租,所以一排有时会隔出十几间房,每间房住着一户几口人家,当时的矿工、胶工,甚至妈姐等贫苦人家就是这样挤在狭窄和拥挤的房间里过生活。我脑海忍不住浮现《少林足球》的七十二家房客画面……/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3.1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