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光掠影(完结篇)‧华盛顿西果饼屋‧龙蛇混杂中当清流

2020-08-02  阅读 111 次

茨光掠影(完结篇)‧华盛顿西果饼屋‧龙蛇混杂中当清流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与车龙之间,黄良培在根扎茨厂街与苏丹街交界路口的乐安茶室内,租下一个档位,并且为档位“赐”了一个很西化的名字──华盛顿西果饼屋;黄良培乐天知命的安守本份,以自己的真功夫换取老老实实的金钱。26年来,黄良培专售卖远近驰名的烧鸡蛋糕,一种结合了西方烘焙学与东方情意结的鸡蛋糕,从当年自己一手一脚创办起来,努力守业,再将这一门厨艺传授给下一代;我讚扬黄良培为自己打造了一片蓝天,他只是笑笑。26年当中,一步一脚印,黄良培在这一段旅程中见尽茨厂街的人生百态,虽然一再强调茨厂街人流杂,很髒,很乱,但是在他的言行举止中,我只感觉他像一股清流不被污染,“我只是老老实实的做,赚取乾乾净净的钱,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人生最大的满足了。”他如是说。57岁的黄良培是一位乐天知命、安守本份的人。他不像一般的年轻人(当年他到来创业时,也只是年轻人)只会一昧往前冲、冲、冲,然后碰、碰、碰。反之,他懂得生存之道,懂得如何在这人流複杂,不知来者为何人的情况之下,安身立命,寻找自己的一条路。“茨厂街是个很複杂的地方。”他一再强调。这个我当然懂。其实除了茨厂街,即使他现在经营的档口,即和茨厂街隔了一条街的乐安茶室内,我也不觉得怎样的“不複杂”。坐在塑胶椅子上和黄良培访谈的短短半个小时内,就在同一个茶室内,但相隔一张椅子的距离外,本地茶客正和中国妓女当着我们背后公开打情骂俏,讨价还价。“不用管他们,大家都是在做生意。”他这幺吩咐我。或许,是黄良培看到我坐立难安的样子,如是对我说道。看尽人生百态简单的这一句话,我即悟出黄良培如何能在茨厂街26年,却不随波逐流的坚定信念。如果有心想乱,黄良培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早就乱到不行了。“我在这里可说是看尽了人生百态,但已经看到麻木了。”他再次强调。而这一点,和黄良培谈论他的生意经就可以从他滔滔不绝的言词中看出来。卖售了26年的烧鸡蛋糕,黄良培可谓遇过形形色色的顾客:有坐着大房车,由司机载着来购买的大老闆,但他可以为了减那区区1、2令吉而和你争得脸红耳赤;也有一些顾客从几百罐摆在玻璃橱柜里的烧鸡蛋糕陈列队伍中,要挑选最里头最里头的一罐;有些顾客白的嫌过白,焦的嫌太焦,总之几百罐烧鸡蛋糕当中,没有一罐合心水。“对着挑剔的他们怎幺办?把气吞进肚子里啰。”他故意把啰拖得长长的。15岁就拜师学艺26年前创业时,黄良培还是以西式生日蛋糕起家,“我15岁就出来拜师学艺,学成后还打了十几年的工,直到31岁才正式自立门户,靠自己的本事找生活。”想当年西式糕点非常盛行,他的生日蛋糕卖得满堂红,西饼也很到家,顾客都非常喜爱,“但后来潮流一转,不知怎的竟然流行起吃烧鸡蛋糕,当时这里附近有一家李旺记卖烧鸡蛋糕卖得很出名,而我也搭上这一班车,趁风势转行卖起烧鸡蛋糕来。”这一转,想不到为黄良培开拓了新天地。华盛顿西果饼屋的烧鸡蛋糕远近驰名,深受旅客或本地客的喜爱,如今他全权守档专门负责门市生意,烘焙工夫一概落在家中儿子的身上,两父子拍着肩头一起上,成为工作上的最佳拍档。新加坡客尤其喜爱他的烧鸡蛋糕,每次一买就是十罐八罐。烧鸡蛋糕到底是甚幺味道?“味道就像华人的鸡蛋卷,但咬下去时,烧鸡蛋糕的口感比较像西式糕饼,酥酥脆脆的,无论是大人或小朋友都很喜爱。”烧鸡蛋糕已经火红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嘴里吃一块酥脆的烧鸡蛋糕,童年时的记忆即刻涌上心头,久久不散,就像即使是冷却了的烧鸡蛋糕,还会吃出一丝丝的火气。茨厂街新鲜事天天有人来人往,车来车去,黄良培对茨厂街只感麻木,挤不出热情!“这里甚幺人都有,打领带的西装男、说话粗声粗气的工人、扮可爱的老女人、浓妆豔抹的妓女……要甚幺人有甚幺人,我己见怪不怪了,如果你要问我茨厂街还有甚幺特别的……我真的一时想不起来。”在我的印象中,茨厂街的每一人每一物每一景每一色都有它背后传奇的故事,新鲜事天天发生,怎幺可能说没有特别的呢?但倒回来想一想,如果我不是单单只站在岸上观看整个茨厂街,而是融入茨厂街生活了几年甚至几十年,那茨厂街对我来说,的确再也不会有甚幺吸引力了。不见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箇中道理怎幺我还没弄懂?茨厂街人合作度高茨厂街的人很合作!?这句话我听了不少,但还是从黄良培身上,找到了他亲眼目睹的真实例子。话说有一天,有一名不知哪里来的外劳,竟然在还没有摸清楚茨厂街的底细之下,胆敢偷起茨厂街内其中一个档口的东西,哗,这怎幺得了,结果在这档口一偷,那边一叫,还没来得及跑出茨厂街,就已经被二、三十人给包围着了。“我初时也不以为茨厂街的人这幺合作,若不是亲眼看到,还真的不敢相信。”“那后来呢?”“不知道哦,我也没有问这幺多。”黄良培回答。虽然自称是茨厂街子民,但很多事情还是懂扮不懂较好,眼睛和耳朵在适当的时候盖起来,似乎已经成为很多茨厂街子民的不成文条规。顾客借钱一去不返事不关己,己不劳心。这一句话,在听到黄良培对茨厂街所说的另一个故事之后,再次涌入我的心房。又是话说有一次,一位经常到茶室喝茶的顾客,在与黄良培相熟了之后,竟然开口向黄良培借钱,“他说要借20元打油,我也不怀疑就掏出钱包借了20元给他。结果,20元一去不回头,他人到后来也不见了。”汲取了这个教训,黄良培过后可说是学乖了,以后聊没两句的茶客,绝对不会借钱给对方,“上一次当,学一次精。”他总结。从此之后,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就成了黄良培的至理名言,聊聊天还可以,借钱,你还是少来了。採访手记:茨厂街尾另一番风景华盛顿西果饼屋座落在茨厂街与苏丹街交界路口的乐安茶室内,这26年来,老闆黄良培已经成为茨厂街的一员,乐得称自己为茨厂街人。茨厂街的尾端另有一番风景,走完了花花绿绿的茨厂街,在这里却找到了棺材店及神料店,令人有点恍神,误以为走错了方向,去错了地方;据了解,这里在60年代还有婚纱店和打醮店呢。为甚幺在茨厂街尾端会出现这幺奇特的组合呢?原来,早年从中国飘洋过海而来到茨厂街落地生根的祖辈们,若客死异乡者,在逝世后其遗体就会摆放在积善堂,由乡亲为他处理身后事,也因此,棺材店、打醮店和神料店也相应的衍生出来了。积善堂在1985年搬迁,建筑物在2007年正式全面被拆除,连具有历史价值的楼面也被推倒,实属可惜。/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3.1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