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博物馆:不可触碰

2020-06-19  阅读 839 次

很多人都和我说,分手后不能做朋友。

我算是该教派的选择性信徒;有一些见了面就想切换到忍者树遁模式的前男友,但也和几个前任还有联繫,把对方当作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互动不算很频繁,偶尔看心情问候,大事视交情相助的那种。在我一些和前任老死不相往来的朋友眼里,这已经算是异类,他们总是嗤之以鼻,冷冷地对我这样的人说,你有那幺缺朋友吗?

我不太敢回答.和前男女友联繫好像已经立于必败之地,说什幺都显得渣。

事实上,我也不是那幺人尽可友的,和前任发展友谊必须具备很多条件,得天时地利人和,并非想做就能做。

首先它需要时间,刚分手之后万万不适合。

人是血肉之躯,是有感情的,无法在身心装开关,一分开就立刻切换到冷静理智模式,把对方当作普通朋友看待;好吧或许有,不过那样的人大概一开始就没打算把你当作正经交往对象。

认真相爱过的人,一时之很难瞬间接受彼此的身分转变。以前可以说的话做的事甚至去的场所,现在哪些可以那些不行,都得花时间摸索出界线,釐清后再看是不是要继续来往。很多人分手之际信誓旦旦说还要做朋友,适应了之后,反而觉得没有必要。

是啊,新鲜的人有趣的事那幺多,为什幺非得要和前任搅和在一起,显得大度有那幺重要吗?

分手后能不能做朋友,有时候会被环境影响,比如说两人同属一间公司或社团,分开后即使再不想搭理对方,也得专业点,不能真的把彼此当作空气。社会关係千丝万缕,有时候牵一髮动全身,做人无法时时随着真性情,就算是演戏也得配合,白眼留到转身再翻就好。

还有分手后与前任的友谊发展的程度,我觉得最高指导的原则取决于人,这个人,就是彼此的现任。前男女友毕竟是过去式了,再怎幺重要也不该胜过当下陪在自己身边的对象,这不但从实际的角度出发,也是一种尊重。无论是联繫的频率、相处的模式、互动的气氛等等,都该把现任的感受放进考量。

当然,不是每个现任都视前任如洪水猛兽的。

我的一个心很大的女生朋友.对于男友的前任就毫不介意。有次他们吵架,她自顾自和姊妹们出去玩,手机不接不回,男友等到凌晨,在猛刷社交版面第两百次之后,才终于从共同朋友的页面上看到她人在哪,于是急吼吼地开车去酒吧外面等。过了很久她才嘻嘻哈哈出来,一见到男友就愣了,还没来得及问他怎幺会出现,他就怒火攻心,大声问她怎幺那幺久。

女孩子很生气,心想我又没要你来,你自己要等的,我就爱在里面画清明上河图,怎幺了?

她面色一沉,正準备吵架,男友气愤地说,妳知道我遇到谁吗?

女友这下好奇了:「谁?」

他很委屈,说怕她喝醉了危险,火烧红莲寺那般赶来接,没打算催她,但又怕女友匆匆出来看不见自己,于是靠在车子旁边张望。故事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她男友人高马大,哪里是怕这个,明明是在车外等比较加分。

那是个冬天,他缩在毛呢大衣里,手插口袋伸长脖子,正想着等等怎幺和女友沟通,冷不防对街传来一声清亮的叫唤,对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三更半夜的,他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赫然发现那是他几年前分手,后来嫁人的前任。

当年他们分手得很平和,女孩子想结婚,他不想,对方软硬兼施逼过几次,还是拿他没有办法,最后乖乖认赔杀出,很快嫁给别人,连电话都换了,从此再无联繫。说真的,怎幺看都不是需要让人在四下无人冷飕飕的半夜大马路上,很不得自己能原地爆炸的前女友

可偏偏,就在认出她之后的千分之一秒内,他来个一百八十度华丽转身,流利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若无旁人地讲起电话来。

「嗳,王董啊?是,是我,对呀今天的那个案子...」他一边演得起劲,一边自然往路灯移动,细窄的灯柱当然遮不住他,但情急的人是不讲逻辑的。

演了一阵,他用眼角余光往对街瞄,发现已经没有前任的身影,心里终于鬆了一口气,电光火石之间,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他活活跳起来。

「好久不见,」他转过头,正面迎着一张笑脸。

他楞了几秒,突然指指手上的电话,做了一个「没有」的手势,然后跨进车里锁上车门,把汽车充电器插上手机,继续和不存在的王董探讨北韩与美国的局势。前任乾巴巴地站在车门旁边,被满头雾水的朋友们拉走,他在车里不动如山,直到远远看见女友的身影,才气急败坏钻出车外挥手。

「你...是不是欠她很多钱?」女朋友听完他可怜兮兮地诉苦,忍不住问:「至于这幺心虚吗?」

「我是怕妳知道了会生气,」男友振振有词,一副赤胆忠心可朝日月的样子。

「放心,我看过她照片,」女朋友微笑回答:「我比她正多了,有什幺好生气的。」

当然,也不是每个前任都那幺锲而不捨,人生信条是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它。

我另一个朋友,堪称地表最强前任,分手十年的前男友心情不好,都能半夜拎着啤酒去她家按门铃,诉苦到天亮,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第二天直接起来上班。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对他还余情未了,后来发现真不是;她的确是爱着前任,不过感情已经转化为友情了。她又长着一对好耳朵,平常哪个朋友需要找人聊天,她都愿意收容。

有次她前男友的现任想分手,他试图挽回,不知道怎幺突发奇想,决定使出杀手锏,去女孩子家求婚,临时又生不出戒指来,于是上门向她求救。

「妳有没有一克拉左右的钻戒可以借我?」

她犹疑一会儿,居然答应了。

前任千恩万谢地捧着丝绒小盒子,双手合十向她膜拜,临走前,她笑说加油啊!成功了等着喝你喜酒。

对方正跨出大门,闻言停住,仔细思考了几秒,突然问她:「妳等等要干嘛?」

她不明白,随口回答没事啊!

前任兴致勃勃地说,既然要求婚,就要有人录影,这样万一女友答应了,影片婚礼上就可以用,那....现在临时也找不到人,乾脆就妳了,怎幺样?

她居然也答应了。

于是这一对前任,一个躲在树丛里準备侧拍,一个站在门廊下等待求婚。后来没成功,不过我朋友受不了蚊子咬,发出的声响太大,被女主角发现了。

「这谁?!」她花容失色质问。

我朋友看看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上班套装,期期艾艾地回答:「如果我说我是珠宝公司的代表,妳会不会相信我?」

我们常拿这奇葩的一幕笑她,说她这个前任真够惨,出钱出时间就算了,后来还要玩角色扮演,担任摄影师和保安。她很不好意思,像是也知道自己挺窝囊,后来终于忍不住了,轻轻说了句,其实我就只想他好好的。

我突然很感动。

我想到很久以前,前任曾经给我看过一段短片,内容很日常,就是几个年轻人在家里开趴,客人川流不息,男主角一直在等一个女孩子来,频频询问朋友她到了没有。最后她终于出现,两个人的气氛却很尴尬,女孩很快说要走,男孩送她到车子旁边,忍不住对她说,分手到现在,我一直想着妳,妳呢,过得好不好。

女孩沉默一阵,点点头,说我也常常想起你。

「那妳为什幺不回我讯息?」男孩不解。

女孩神情怅惘,没有回答。

「我不明白,既然我们都思念对方,为什幺不再试一下?」他急切地问她:「我在妳心里到底算什幺呢?」

「有时候,不是相爱就非要在一起的,我们有过机会,却没有好好把握,但这不是谁的错,」她看着他,眼神无奈却很诚恳:「事实上,就因为不怪你,所以你对我来说很特别,不会消失,无法动摇。」

「我心中有一块不可触碰的位置,你就在那里。」

有人说分手后怎幺做朋友?能做朋友的都是没有爱过,每次听到这句话,我都不能完全认同。我很明白两性专家早已耳提面命,表示社会观感正确的答案,就是除了现任之外,其他都是过往云烟。可我心中清晰浮现的那几张脸,提醒我那不是事实,因为自己是真真切切付出过的。

爱过,也被爱过。

在很久以前,我们都很努力往彼此身边靠,最后没做到,但也不可惜,因为今日的我们,也都过得还可以。现在虽然没过去的温度,却是以最舒服的方式相处。

朋友、旧爱、或是前任都好,无论别人怎幺定义,我都很珍惜这样已经昇华的感情。两个人都存在,才能一起纪念彼此的青春和傻气,见证大家的岁月与经历。毕竟在这个迎新送旧速度飞快的世界里,失联与放手再容易不过,而我们都没有。

你是我伸长手都不可及的,可没关係,我会尽力让时光无法触碰你。


上一篇:
下一篇: